• 2008-10-10

    cats and dogs - []

    出租车师傅跟我说起猫和狗。

    他说,昨晚上看见一群狗围殴一只猫。

    群狗围着那只猫,对峙。

    然后那猫挑了一条大狗,靠上前,给它一爪子,当狗在疼的时候,猫儿溜过狗的四肢,飞速奔向一道很低的大铁门,逃了。

    师傅说,你说,猫狗为什么就不亲呢。

    我说,啊,我看着有的挺亲的啊。

    师傅说,不对,以前有个故事你知道吧,就是说猫狗不和的起源的。很久很久之前,就在盘古开天那会儿,有大洪水。整个大地都是水汪汪。狗会游泳,猫不会。于是,猫跟狗说,你背我去没水的地方吧,可以么。狗就答应了。于是狗驮着猫游啊游。终于他们到了一片陆地,猫在狗的背上纵身一跃,就跳地面上去了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狗很郁闷。从此以后,见着猫就要咬。

    我心想,师傅,你要不要去三年展参展呢,你站那儿说故事,多艺术啊。比其他人牛逼多了。

  • 2008-09-08

    rules - []

    天河体育中心篮球场 canon 400D

     

    不要因为圈里边有你向往的事情就想着蜂拥而进。里边某些猪有特殊的喜恶。某些距离是很难拿捏的。少些问题,因为某些猪仗着是猪所以不跟你交流。这会让你觉得自己很傻,很受伤,很不知所措。事实上没有必要,因为圈里边跟外边不一样,也没有高档货低档货的区别。来去不就是个圈么?

    最重要一点是,你之所以想努力改变自己适应猪圈,也只是你没善待你自己,跟圈里边猪的素质没关系。

    我来点直白的,别随便动我东西干涉我的事情,我把你当谁我表现的很明显,拿捏好权限面对现实,过了限度别以为会安然无恙。我说过很多次,没事多看书少说话。

    咱们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。

  • 2008-09-08

    obligation - []

    你说我该负责任。好吧。我何德何能。

    我就是没办法好好跟你们说话。你们不承认我比你们强大我也没办法。我就是自私冷血无情虚伪做作下贱不懂世事。我都知道,我就是这么着活过来的,我一点也不嫌弃我自己,我还是得这样活下去。你们有你们的活法,我有我的。该做什么我晓得,只是我还没有能力完成它。度在哪里我知道,事情没完我也不会扔下去转身走人。

    你要求我,我接受,在能力范围之内。我也完成我的义务,该骂你骂,该打你打,我心甘情愿义无反顾,只要你们舒坦。我是想对你们好的,我只是能这样对你们好。我没别的办法。说句实在话,真要像别人家谁谁谁这样那样对你们,我恶心我自己。那也不是这么多年来在那里走出来的我了。

    其他感情可以干脆了断,唯独这种是断不了的,除非放血。所以,我还是只能这么着,也只能由着你们爱怎么对我。

  • 2008-08-26

    前往K297 - []

    foto:药丸。

    这次旅行的主题是,把夏天和你扔下厦门海。一个人,穿越13小时,去放空。

    火车开之前,和蛋总在宜家甜蜜的午餐,和小动交接相机,和leaf在火车站前拥抱,和广影有爱的你们情话绵绵,和小同事们八卦新绯闻。

    有一个地方,你躺下来,你反复念叨,此时此刻。那么我确认这是你最惬意的时间地点和事情,那么,就是这样,此时此刻,没有过去未来。就这样,时间是自然以及欢畅。

    是的,我一声叹息以后都要哭出来了。

    所有美好的,都只是此时此刻。我们都是固执善良的柔软小动物。爱你们。此时此刻。

  • 2008-08-02

    交待 - []

    foto by 怪叔

    原来一切开始那么地美好。

    我想该去厦门了。

    这事是在我坐在宝洁大楼空无一人的接待大厅里想起来的。然后末班的14里,我还决定明天去阿大开的画室投奔他们的大空调,看看没事发愁愁绪浓的高三美术生。我都是偶然做点犹豫了很久的决定,然后像悲剧一样壮烈的完成它。

    亲爱的faye啊,这几天我多么爱你啊,有点儿接近偶像了,请努力再申请出差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