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7-05

    夜游 - []

     

    昨天下班后直奔白云山。大队人马上山顶。中途我跑输给一小学生,果然不能不认老。

    风很湿。我们在山腰吃西瓜。深夜吃豆腐花,迎接刚从澳门归来直奔山顶汇合我们的leaf少年。谢谢他带给我们的YSL,虽然薄荷味太重,我会把它作为一个标本好好收藏。

    留下7个少年爬魔星岭的时候,路灯忽然停了一些,鬼故事的气氛非常浓厚。其实我没告诉你们,那时候阴气真的很重。leaf你的行李箱小心装到不该装的东西。

    我们在山顶楼梯下面安顿。山下是广州的灯光。在林和西商用高楼只能看到广州的肺。山上才见到广州的皮肤。几个小同学拍片拍0的可高兴,没带相机的上班族就坐在栏杆上听歌喝酒抽烟看夜色。歌词很清晰,沉默的一点儿也不悲伤。山上的风像好多年一样一如既往的吹。

    困着聊着,天亮了。狂奔上最高的地方,天空被光线横向切片,椭圆的切口边缘逐渐变换颜色。黑色的瘴气被光吞噬吐出地平线。城市的灯还没熄,高速公路S型的灯光还在向前。广州醒了。商住用楼白色坦荡在粉红的云下面。还有头顶亮晃起来的蓝。想来小时候爬上蓄水池,看着江边写夕阳西下时候的描写词语。长大了,无论形容多么贴切也写不来同样矫情的句子。那些文字只能留在幼稚才觉得漂亮。例如,金边,玫瑰红,倾泻,琉璃。

    城市不想醒的时候,才醒了。

  • 2008-06-25

    typhoon aeolus - []

    暴晒城市干尸三天之后,大魔王让台风来鸟。 

    这个台风,叫风神。这难道不是一个冷笑话么?

    小浣熊PK风神,嗯,好悲情。

    睡觉。

     

    今天什么日子?见客户打车回家冒着狗屎下车,发现没带钥匙,来回继续打车。到家后水晶断了。风神,你好神。

  • 2008-06-16

    memorize july - []

  • 2008-06-12

    - []

    我很难理解历史重演这件事情。跟我想象的不一样。

    一个人专心做一件事情很快乐,两个人专心做一件事情也很快乐,两个人各自专心做各自的事情也还是快乐的。可是两个人不专心做两件事情的时候,非常不和谐。

    我这种状态照顾不了别人的情绪,也不需要别人过多的照顾。适可而止保持距离以策安全。此商品附属感过强。

    我就是宁愿一晚上疼的睡不着也不愿意让你给我上药,这是界限。

    在我厌恶你之前请你厌恶我吧。我只能退让一个星期的期限。这次不说谎。也不道歉。

  • 2008-06-11

    没事青年妇女聚 - []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段时日之后,你们还记不记得,那天我们的小烦恼,要点热饮,要吃披萨还是蛋糕。

    我悄悄跟你说我拿了蜡笔小新的漫画,就像我用水装满了避孕套一样能炫耀。你静静对焦拍照,咬耳朵说你好喜欢我们。你安静的用芝士蛋糕塞满胃囊。你秀你大腿内侧的胎记,含着零食讨论楼道里道别的男主角。

    一段时日之前,我们都会磨灭这些小片段。嗯,到时我们用新的片段去想念各自。

    青年妇女团。我的胶片都对应不了我的经历,都要好久才想来做记号。这叫更旧,不叫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