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4-14

    祸害 - []

    我真是。

  • 2008-04-13

    观音姐姐逻辑 - []

    观音姐姐,累了我就抱着你睡。

    我,你咪咪会顶着我。

    观音姐姐,上辈子我是男人,很平。

    我,那你先睡一下我看看会不会平。

  • 2008-04-05

    外霾内雾 - []

    墙壁上全是水。

    就没干净过这日子。

  • 2008-04-02

    城市第三者 - []

    一手撑伞,一手挽袋,肩膀背着电脑包,腾出手来开的士门。左脚踏进司机隔壁的座位,右手把伞腾出车门外,放下书包和手提袋,收伞。拨开头发的水。

    车门关上了,人坐好了,隔壁的司机才慢慢的说,回哪呢?

    城市的夜晚九点过后,的士司机都很有责任感的认为他得把你送回家。他会问你怎么加班到这时候啊,怎么住那么远啊,要花多长时间上班啊,吃饭没有啊,有的没的。

     

    早上地铁的时候,一奶奶忽然过来摸我的毛线斗篷,“小姑娘你这个针怎么起脚的?”真专业的问题。我说我买的。“真好看,我想我也能织。”真荣幸还会有人错觉我会织毛线……然后老太太接着说:“广州地铁就得有这么一件东西,披着在车上多好看啊,外面大街上热,我就脱下,我也回去织一件。”我喷了。这个笑点比较奇怪。我也不知道是老太太的时尚让我喷的,还是我想起我里面只穿内衣。

     

    午休在楼道里面抽烟,见到清洁的阿姨就拿起傻瓜给她拍。她还挺高兴的说,我那天捡到一部胶卷相机,不知道能不能用,改天我带来你给我看看吧。可是第二天我就搬了办公室,也没见过她了。我还带着胶卷和电池,以防她拿着相机进办公室找我。

     

    不是谁都能像张国荣一样敢唱“will u remember me”。城市里那些人,我们不会用第一人称、第二人称去描述,只是他,她,它。我们跟他她它的关系短暂得甚至没有关系,就像他们都不存在过一样,他们只是城市的小三儿。可是只有小三儿能让日子不重复。

     

    P.S.:我差点忘记隆重鸣谢……鸣谢怪叔叔与维他命小姐友情出镜,那花裙子美少女大家都晓得的了,直接上她blog膜拜吧。

  • 2008-03-30

    夏天之前 - []

     

     

    时间是冲马桶的流水,哗啦哗啦卷进了一望无头的大西洋。

    它们撒腿的奔腾,很是欢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