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3-30

    拍蛋窍门 - []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亲爱的小蛋同志往往会提问,到底怎么被拍啊?

    现在我给一点提示:在她换表情的间隙拍,在她不知道被拍的时候拍,在她的脸不暴露的时候拍,在她的视线不直视镜头的时候拍,在告诉她要很贱的动作的时候拍。

    当然这些需要节奏默契。明显像我这种跟她有很多腿的人才有。

  • 2008-03-26

    从前,有一首歌 - []

    涟漪。陈百强.等。陈百强。 再见puppy love。陈百强,林姗姗。 路过蜻蜓。张国荣。 小玩意。彭羚。 月半小夜曲。李克勤。 几分伤心几分痴。王杰。

    “每一首流行都是经典,每一首经典都是流行。”

    小学时某DJ哥哥嗲声嗲气在我床头收音机里说。

    词都写绝了,就再也没有听港曲的理由。香港乐坛,只存在于90S。

    “有痛苦都只因拥有吧,会枯毁都只因收过花。”某对很天真很傻的歌手这么唱。林夕你在想什么?忽然就能回去懵懂的青春?

    从前,有一首歌,我们在收音机里面整天听着来回的播,今天忽然在KTV里听到,看到歌词像答案一样,恰好对上了你的填空题,然后你很努力的想它的名字。

    或者唱歌的人已经不在,但是你还在听他那时候唱的歌。那个从前属于他们,所以现在并不那么重要。

  • 2008-03-23

    主题描述 - []

    烦躁。自虐冲动。

    幻视。肌肉萎缩。

    崩溃。积压。斋戒。隔阂。

    无限接近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3-18

    伊丽莎白90始 2 - []

    小伊丽莎白出生的时候在一个盘子里面洗澡。父王把衣袖卷到手肘上,坐在小板凳上,用手掌托起她的小脑袋,用毛巾擦她小脖子。她泡在水里小手握着拳头扒啊扒啊。

    一直到三岁,伊丽莎白的梦想都是,让父王一直给她洗澡,一直一直。母后问,多一直啊,一直到100岁。

    后来她忽然发现家里床底下藏着一个椭圆形的大洗衣盘,母后说那叫衫盘,地方音听起来是“生盘”。生盘很大很大,伊丽莎白平躺进去试了一下子,能在里面滚一个来回呢。于是,她抛弃了父王,自己洗澡了。那年她五岁。夏天中午,她把生盘拖到小院子的水龙头旁边,注满水,脱光了沉进水里。隔壁那个啥大妈说,端午要用龙舟水洗澡。水龙头的水都是龙舟水。有太阳的中午都是端午。

    冬天母后不让伊丽莎白用生桶装开水,怕她一下子煮熟了,于是给她一个塑料桶洗澡。擦完了香皂,伊丽莎白蹲进桶里去,“扑哧”,水花溅起刹那,与水桶合为一体。抓着桶子的边缘,左左右右的用力,水桶就晃动起来了,有时候还能顺时针逆时针的转一圈,她晃啊晃,水桶转啊转,忽然,水桶倒下了,水倒出来了,伊丽莎白也倒出来了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3-15

    知道不知道 - []

    我晓得这样很小屁孩儿,可是我一点儿都不羞耻。

    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。问号是禁不住的小手段,还有假正经的小脾气。

    不知道有时候就是走一下神。

    不用说。知道的都在。不知道的就先这么着吧,也不能怎样。是么。

    从来也就一两人的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