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廈門|Canon eos500 Fuji Proplus 200

     

    煮開一鍋水,把砂糖倒進去,攪和。把雞蛋面放進去兩餅。讓熱水煮軟麵條。然後下兩個雞蛋。這碗是我家裡的甜麵條。我娘偶爾偷懶給我弄的早餐,或者晚上隨便應付我煮的宵夜。以前高考熬夜,煮這個東西,心想我娘每天都得琢磨明天吃什麽真是累人。現在難得有個廚房弄一碗,噁心一把的說,真是家啊。

    其實,我最想煮的是苦瓜釀。也不是特別喜歡的菜,只是我娘每次問回家最想吃什麽,除了番薯就是苦瓜釀。Orz...媽的我真是好養活……好嘛。反正苦瓜釀就是長的特別特別文藝,特別特別裝逼。把苦瓜切段,掏空瓜瓤,用滾水浸泡。把墨魚、豬肉、馬蹄、冬菇剁碎,混上醬油做成餡兒。把餡兒用勺子搗進圓環的苦瓜裡邊。拿去清蒸。嗯。就這樣。誰要試毒的現在可以來報名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哈。何況,人家苦瓜長得這么委屈,就順道把人家吃了吧,嗯。

    最近,又想到新問題。確定一件事情在先,抑或是決定一件事情在先?

    花費二十年寒窗苦讀,到二十出頭才來決定何去何從,或者是先確定一條大道,再隨便怎么走?那,到底是確定了喜歡而在一起,還是決定了在一起才知道是否喜歡?喜歡不喜歡還能分清楚,是個好事情。

    《Die Welle》是部好電影。好就好在看到最後你發現沒有奸角去成就你的怒氣。當一個人慢慢被時間磨成型,往往發覺可以責怪的人會越來越少。現實裡邊沒有壁壘分明的忠奸。早上被人搶了的士,好吧他是沒素質,中午被的士司機騙了錢,好吧他是養妻活兒。一天一天磨下去,到底就沒有了界限。還是立志當個潑婦來享受人生的好。一高跟鞋杵在那兒,妖氣凜然正氣不侵,人生當潑直須潑啊,此時不潑待何時咧。

    哎哎,文末啦,那來特別鳴謝下吧。我安居了可以樂業了又可以攤尸發痴沒事兒想事兒了。特別感謝靠譜學校畢業的歐陽靜斯小姐,李成杰先生。禮成,嗯。

  • 2009-03-08

    前程錦繡 - []

    廈門 |Canon eos500 Fuji Proplus 200

     

    這篇一開頭我就又習慣性得找找煙。廈門婦女團就是煙酒團。

    不知道劉小政收拾好了沒有。離開一個地方可以很利索的打包,裝箱,整頓。麻煩在于即將背身關門合上鎖,總是覺得一定遺漏下一些不招眼的小東西,然後轉身回頭再到房子里逛一圈。著緊的東西很難丟失。不上心的物件自己會消失。

    我覺得,生活是壓迫向上的。你越是降低自己去適應,越是無地自處,不如孤注一擲,從容赴戎。好比,壓腿拉筋,只要你往下再往下,前胸終歸能貼到地板上。或者是個人極限的問題,或者也只是個人說服力的問題。自己給自己下了套,那么玩兒的遊戲就少之又少了。總之,兵臨上陣必鼓助勇。劉小政同學,請騷掉上海灘。謝謝。

    哎呀,除此之外,還得一提。做個好人是需要付出代價的,若然跟歌詞一樣“自私虛偽善變無情”,那下次我唱Queen的時候你就不能和我合唱了。咱跟他們不一樣,咱是好人那。

  • 2009-03-04

    通告 - []

    广州 喜窝|foto:小果

     

    最后一条茶花抽完。

    本神于本日开始戒烟。

    特此通知。

    好吧,婊子组聚会另算。

    oh yeah,大鼻孔~小果我想死你这祸害了,嗯。你等我等我去把KAYA掀翻!

  • 2009-02-18

    彼时多远 - []

    广州 美院| 腾马 M-800 Fuji Proplus 200

     

    为什么我老是觉得,动画片里有一只小鹿,不叫斑比,叫斑驳?我觉得周迅的眼睛就是鹿眼。应该很温驯,其实是一头小兽。嗯,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小鹿得叫斑驳。小兽是一个不能定义的东西,就像童话故事里被人千万交代不能打开的那一道门。打开之后好事情都会消失。但是其实,童话里所有的秘密之门都等了千万年就候着一个倒霉鬼去打开。

    事情的发展总需要冲突衔接。傅雷老师说,没有冲突的戏剧不是好戏剧。没冲突就是没高潮,没高潮就是这事儿没法儿就这么完了。激烈之后沉淀,就是这么个套路。《情非得已——生存之道》许有甯怎么看就是没心死过的女娃儿,跟豆导东窗事发口供对峙那一幕看得我恨铁不成钢。

    一回神就打了个寒颤,不就是看戏看你嘛。

  •  

    厦门| Canon eos500 Fuji Superia 200

     

    为什么是倾泻的海平面?可以理解为,地球是圆的。我对竖构图很无力也很懒惰。排着排着发现竟然可以这么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