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9-13

    S HOLE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yeslost-logs/8244536.html

     

    夏天的傍晚在楼顶上拍的琶洲会馆。我家打开窗户就能见到。

    昨天我上楼上给你电话,又看到对面那些不要命的亮光。这个城市真奢侈。你说你课程都满了,不像大四的,你说你厌烦了被人催工作,你说你想见我。嗯,我想听你给我唱歌忽然。我都把烟抽完了。

    我停不了的说话,停不了。我不喜欢吵闹的人,我讨厌有人比我聒噪。两个黄鹂鸣翠柳这句诗一直让我鸡皮。我就想跟别人说话,说给自己听其实,房子可能也想知道,603这几个数字很好,好得我有点不愿意搬了,可是屋外漆好的书架还有预订了的双人沙发不允许。

    我想起来以前老跟樱说的开场白,你知吗,你知吗,她会果断的答我,我绿豆。嗯,我确实想念她了。那年过后,我从来没梦过她了。她也跟其他别的东西一样走了可能,去一个归所。那时候去看她她还不让我点着烟,这次回去她都不搭理我了。

    我觉得我说出来的话就不会实现,每次都改变。所以我不能说,但是我忍不住,我总是不停说话啊,静不下来。

    今天穿了小一号的高跟鞋上林和东面试,脚跟起了水泡,满大街都是飞奔的高跟鞋,还裹着满大街厚厚的茧。上楼跟店主兄妹,都姓原应该是兄妹吧,也说日语,不伦不类的我自己觉得,粘着语就是爱粘这舌头不出来。他们说要排一下班表。我要在这里勾搭来上课的日本人,那些日本小孩都有正版的漫画,还有CD,还有漂亮的奥桑应该有好玩的化妆品。嗯,好好工作。他们会招我的吧?

    经过IKEA的时候想起来有个聚会在这里,于是打给小动,还是没完没了的说话,抱怨我微薄的工资还有外遇日本中年男子的可能。IKEA有免费续杯的奶茶,还有好看的抱枕,还有两个暖乎乎的女人的聚会。可是我不想去凑和,于是走进地铁,打给哈鲁卡小仆。还是说话说话。

    舌头都不休息了。我想起那则童话,国王头顶长了角,理发师不能对任何人透漏,所以自己跑进森林里面去,在一棵树上挖了一个洞,把想说的话都吐进去,然后用土埋起来。

    我怎么不是我了我觉得,以前知道的自己忽然就不知道了。像蜡烛一样坍塌了。 我许久没看书了,许久没读日语的童话。我还狡辩。什么时候才能安静呢我?大概是不用“我”叙述的时候吧。

    好吧,对不起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好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