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8-02

    交待 - []

    foto by 怪叔

    原来一切开始那么地美好。

    我想该去厦门了。

    这事是在我坐在宝洁大楼空无一人的接待大厅里想起来的。然后末班的14里,我还决定明天去阿大开的画室投奔他们的大空调,看看没事发愁愁绪浓的高三美术生。我都是偶然做点犹豫了很久的决定,然后像悲剧一样壮烈的完成它。

    亲爱的faye啊,这几天我多么爱你啊,有点儿接近偶像了,请努力再申请出差吧。

  • 2008-06-12

    - []

    我很难理解历史重演这件事情。跟我想象的不一样。

    一个人专心做一件事情很快乐,两个人专心做一件事情也很快乐,两个人各自专心做各自的事情也还是快乐的。可是两个人不专心做两件事情的时候,非常不和谐。

    我这种状态照顾不了别人的情绪,也不需要别人过多的照顾。适可而止保持距离以策安全。此商品附属感过强。

    我就是宁愿一晚上疼的睡不着也不愿意让你给我上药,这是界限。

    在我厌恶你之前请你厌恶我吧。我只能退让一个星期的期限。这次不说谎。也不道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