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8-02

    交待 - []

    foto by 怪叔

    原来一切开始那么地美好。

    我想该去厦门了。

    这事是在我坐在宝洁大楼空无一人的接待大厅里想起来的。然后末班的14里,我还决定明天去阿大开的画室投奔他们的大空调,看看没事发愁愁绪浓的高三美术生。我都是偶然做点犹豫了很久的决定,然后像悲剧一样壮烈的完成它。

    亲爱的faye啊,这几天我多么爱你啊,有点儿接近偶像了,请努力再申请出差吧。

  • 2008-07-23

    naked dream - []

    model:a*sun

    高中开始做一些关于裸奔的梦,一直没消停。前天梦见穿着T恤和丁字裤回公司上班,沿路坐37,转三号地铁,再穿过贸易大厦,一路都是甲等办公楼上班的优质人群。梦里说,赶紧走赶紧走回公司就好了。然后回公司衣物间,对着镜子一看,丁字裤是透明的,用我娘的话说,都看到毛啦。于是我就醒了。

    醒了分析这些裸梦的由来。想起来旧房子坏掉的浴室门板,还有隐藏的暴露癖,还有巨蟹座天生天养的无安全感意识。

    邓丽君姐姐问,明明如此美好,为何如此自伤。

    人生好比一个吃屎的过程,蒙着眼睛,咬了一口屎,又咬了一口屎,你想下一口应该是砂糖,于是再咬一口,还是屎。于是你还是抱着下一口会是砂糖的美好愿望不断吃屎。可能确实有几口砂糖,可是甜味很快都得被屎味覆盖。就这样带着这份不甘心,张口闭口,嚼啊嚼,人生就差不多吃完啦。

    但是来做个假设,假设人生有个reset键,按还是不按?我偏向于不按,活一遍太费劲了。按,也可以有个好理由,就是,你也不知道你活过多少遍了。人始终是个矛盾的AI图,太多变量。